焦点分析丨阿里百联开“便利店”,会是下一个盒小马吗?

更新时间:2019/3/20 8:58:27点击:

阿里入股百联两年后,终于落地首个新批发项目。

上海静安宁汇广场一层,近日多了一家名为“逸刻”的高端便利店。企查查显现,这家便利店从属于“上海逸刻新批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11月,注册资本为10亿元,其中百联集团全资子公司出资5.7亿元,占股达57%为控股股东,而阿里出资4.3亿元,占股43%。

焦点剖析丨阿里百联开“便利店”,会是下一个盒小马吗?

逸刻便利股东构成,图片来自企查查

百联集团是上海最大的批发集团,2003年由多个商超和物资集团兼并而成,其在线下渠道的广度和深度都不容小觑。

无论是超越10万平米的购物中心还是几十平米的小便利店,都有它家的产业。如沪上居民耳熟能祥的第一百货、第一八佰伴等百货公司,以及联华、华联、快客等超市和便利店,以至还有医药和食品等专营店。它们具有很高商业价值,根本位于上海成熟商圈和社区,且掩盖密度高。在纵深的供给链方面,百联也有很强的实力,如在仓储物流业务方面,仅在上海地域,百联就具有超越10万平米的仓库。

阿里拉上百联做新批发,正是看中其在线下的影响力。这些优质的线下资源都令其在华东地域具有很高的议价才能,也能便当阿里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在线下快速展开项目。在参股逸刻便利店前,双方曾经在不少项目上展开技术和流量上的协作协作,包括RISO、i百联、鲜有看等。百联也正应用阿里的线上渠道孵化互联网品牌,“艾格吃饱了”等明星项目,已成为网红爆款。

依据曾经公开的信息,逸刻便利店主要分为两种形态,包括类超市的大型中心店,以及与普通便利店形态更为接近的小型卫星店,目前二者方案开店比例和数量都不肯定,卫星店的形态也并未肯定。初步看来,逸刻在便利店范畴的打法是,用类超市业态的中心店作为新批发样本吸收客流,便利店式的卫星店担任带销量。

36氪探店后发现,固然被称为便利店,但逸刻便利店与印象中的“便利店”有很大差异,更像是多种线下批发业态的“混合物”。在运营形式和门店设置上,逸刻石灵路中心店自创了阿里此前的新批发项目盒马、以及减少版大润发“盒小马”,同时具备餐厅和超市的功用,门店一层为门店和后仓,二层为加工间。此外,由于仓储面积大(每层面积约为500平米),中心店将来还会向周边卫星店配送商品。

从商品构成来看,则是便利店和生鲜超市的分离,鲜食占领了很大比例,到达整面子积60%左右,包括咖啡、热饮、快餐、关东煮和烘焙食品。此外,与小型超市相似,店内还有水果和蔬菜等生鲜品类以及一些便利店常规商品。

焦点剖析丨阿里百联开“便利店”,会是下一个盒小马吗?

焦点剖析丨阿里百联开“便利店”,会是下一个盒小马吗?

逸刻餐饮区,包括咖啡、烘焙、快餐、关东煮等多种鲜食,图片来自“上海静安”网站

焦点剖析丨阿里百联开“便利店”,会是下一个盒小马吗?

店内设置20个座位,供消费者休息用餐,图片来自“上海静安”网站

逸刻最终的目的很可能不限于做成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便利店品牌。百联旗下已有的700家快客便利店,固然做的不温不火,但也远没到倒闭的地步,百联无需再做出一个同类竞品。36氪还理解到,逸刻便利店与快客便利并无直接关系,二者完整是独立运营。

固然逸刻便利店“到底是什么”还很难说,但这种似是而非、形态复杂的业态与阿里目前对新批发业态的定位是分歧的,依照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的说法:“假如双方能探究出一个之前没见过的、似是而非的商业形态,成为吃喝玩乐的中心、衔接消费者的中心,那么这条路就走对了。”

值得留意的是,阿里并没有直接参与逸刻项目的详细运作。接近该项目的业内人士向36氪透露,阿里与百联此次共同孵化逸刻项目,实践由百联主动牵头,目前阿里只担任出资金和技术,并停止流量对接。

能够揣测,阿里仍在不时迭代新批发的线下项目,这次的新投资也更像是一个实验,目的是取得愈加肯定和稳定的新批发模型。某种水平上说,这是阿里做盒马、盒小马、改造大润发门店逻辑的持续。

这其中的风险在于,阿里对这些新批发项目定位含糊,也令这些新项目在消费者心中没有明晰的画像。此前阿里胜利孵化的盒马、盒小马等项目均遭到过相似的质疑。而业内也曾引发关于“盒马和全食超市有什么区别?”、“盒小马终究是‘减少版盒马’还是‘小润发’”的讨论。

新项目定位不明晰,会招致商业形式无法肯定,也不利于快速范围化,离盈利则更是指日可待。以盒小马为例,立项至今也只在全国开出了不到20家门店,主要集中在江浙沪地域。非常遭到业内关注的阿里协助大润发改造的新门店也迟迟未见动静。目前比拟明白的说法也只是阿里要在全国400家大润发卖场里开设淘宝心选的店中店。

此外,多个形态相同的业态混存,也很容易引发内部的竞争,呈现资源糜费。此次的逸刻,再加上大润发自行孵化的盒小马、盒马孵化的盒小马,阿里直接或间接参与的业态曾经呈现了三个。

从批发行业的整体大环境来看,曾被传统行业视为救命稻草的新批发,并没能快速变现,这将令行业愈加焦虑。近期,大润发母公司高鑫批发发布业绩报告,固然明白提到淘鲜达和大卖场内置的天猫货架等新批发业务对大润发业绩增长的显著奉献,但令人懊丧地是,这并不能阻挠高鑫批发不时下滑的业绩。而阿里早早入股的三江集团近期业绩也不美观,以至没能孵化出一个落地的新批发项目。

这么看来,无论逸刻到底要复制盒小马、还是改造后的大润发门店,都将非常艰难。依据《北京商报》的报道,目前逸刻曾经在上海签下20-30家网点,而最初规划是2019年开到500家门店。但是,在逸刻弄分明本人到底“是什么”之前,这500家门店或许很难如期建成。